当前位置:情报分析> 从黑森林男孩到安菲尔德英雄,回顾克洛普的成功之路

从黑森林男孩到安菲尔德英雄,回顾克洛普的成功之路

    • 发布时间:
    • 2020-03-26 05:42:11
    • 作者:
    • BBC
    • 阅读次数:

从黑森林的小男孩,到安菲尔德的领路人,BBC记者Sam Sheringham就通过采访克洛普身边人的方式,还原了克洛普的成功之路。

延斯-哈斯还记得自己第一次质疑自己伙伴克洛普想当足球教练的想法。

当时他们还只有11岁,正在SV格拉特青年队踢球,收音机里正放着他们青睐的斯图加特的德甲比赛。

年轻的克洛普一开始就在分析斯图加特的战术,并表示主教练应该用两次换人来改变比赛进程。过了一会儿,评论员证实,斯图加特的变招就如同克洛普所说的那样。

延斯-哈斯回忆道:“我对他的知识储备,以及对比赛的理解程度感到惊讶。有时候我都以为他已经成为了一名教练。”

在黑森林读书的那段时光,似乎也为克洛普成为一名现代足坛的顶级教练奠定了重要的基础。

克洛普在美因茨备受尊敬,他在一夜之间从球员升为了主教练,并首次带领球队杀入德甲赛场。在多特蒙德,克洛普率领球队击败了拜仁慕尼黑。而如今在利物浦,在新冠病毒席卷全球之前,他们已经赢得了队史第六个欧冠冠军,并朝着首个英超联赛冠军迈进。

克洛普与球员、球迷、球队高管和记者们,相处都很轻松,这位始终保持着微笑,不断做着手势的主教练似乎就是球队的代名词,而且他还代表着所有球迷的梦想。

在BBC记者组稿的过程中,还采访到了很多克洛普职业生涯中的关键人物,并从他们口中了解到了更多关于克洛普个性和执教方法的故事。

克洛普的故事始于格拉特,一个田园诗般的黑森林温泉村,他在那里度过了自己的性格形成时期。

克洛普的童年故事

我们在面包房附近遇到了延斯-哈斯,他站在一个喷泉旁边,喷泉水会直接流入格拉特河——这个村庄就是以格拉特河命名的。每逢客场比赛之前,克洛普、延斯-哈斯和他们的队友,都会聚集在这里。

沿着河边长满青草的河岸走一小段路,你就会来到克洛普儿时的家。那是一座白色的大房子。目前克洛普的母亲还住在那里,而在这座房子的对面,是崭新的市政厅,它距离克洛普和哈斯-延斯就读的小学,只有一条街的距离。

克洛普代表SV格拉特对阵斯图加特踢球者(上排左一带着队长袖标的小男孩就是克洛普)

正是在这里,在斯瓦比亚的群山之间,克洛普形成了自己的自由感,而且这与日后他在美因茨、多特蒙德和利物浦所展现出来的勤奋、热情有着很大的区别。

延斯-哈斯表示:“这里的人很安静,也很踏实。他们对钱很谨慎。他们喜欢工作,他们会根据人们工作的表现来评判每个人。”

“斯瓦比亚人需要一段时间来相互熟悉,但一旦你们成为朋友,你们就会成为一辈子的朋友。这是一个成长的好地方。你有自己的时间,你可以专注于你想做的事情。”

克洛普有两个姐姐,他说她们就如同自己第二个母亲(长姐如母),不过鼓励他从事体育运动的还是他的父亲诺伯特——一位旅行推销员,同时也是一名业余球队的门将。

克洛普的启蒙教练乌尔里希-拉斯(他在1972年组建了格拉特的U11球队,这样他的两个儿子就可以和克洛普、哈斯-延斯一起踢球)回忆道:“诺伯特对克洛普有着很大的影响,他塑造了克洛普。重要的是,要知道诺伯特并不是在格拉特出生的。他来自于莱茵兰-普法尔茨,靠近美因茨。那个地区的人会庆祝狂欢节,但是在格拉特和黑森林,并没有这个习惯。”

“诺伯特很活跃,他最先是踢球,然后又去打网球。克洛普也继承了自己父亲的口才、热情和活力。”

克洛普与父亲诺伯特的合影

“克洛普的母亲来自一个传统的家庭。黑森林人都很安静,很悠闲。他们总是不得不努力工作,他们总是意志坚强。”

“每次在诺伯特身边,克洛普总是上蹿下跳。但当他回到家里,就会安静下来。这就是他妈妈管教有方了。”

克洛普曾在SV格拉特青年队担任队长,出现在中场位置上,直到他十几岁的时候,才转投15英里之外,更大的球队TuS Ergenzingen。乌尔里希-拉斯称克洛普是一个“糟糕的失败者”,但又是一个“天生的领导者”。

现年79岁的乌尔里希-拉斯说:“他总是站在最前线,当出现问题的时候,他会挺身而出。我们之家的关系很好,他总是雄心勃勃的。他总会对队友说:‘走吧。’然后推他们一把。”

克洛普曾经比赛过的场地,一条边线附近有一颗高大的松树,而另一条边线附近是小溪——延斯-哈斯还记得他们很多次都要到小溪里面去捞球。

1981年,克洛普从代表村庄出战,转而开始代表一支新球队出战。那支球队黄黑间条衫就如同多特蒙德球衣一样。一张克洛普在多特蒙德全盛时期的照片,被签上了克洛普的名字,并送给了家乡球队,它被骄傲的放在一众奖杯和纪念品的旁边。

2011年,当克洛普带领多特蒙德夺得德甲冠军之时,这里也还曾举办过一场庆祝活动,以纪念这个村子里最著名的“儿子”。

克洛普成长于黑森林的格拉特,而如今他已经成为了这里最著名的“儿子”

随着欢呼声渐渐平息,克洛普走上舞台,在与家乡父老交流之前,发表了一段激动人心的演讲。

延斯-哈斯一边喝着当地的小麦啤酒,一边说道:“太不可思议了。前一分钟他还是多特蒙德的主教练,但下一秒,他就成为了我们的老同学。他对这个村子很有感情,对每个人也都很有感情。他还会用当地方言和人们交谈。”

近些年来,乌尔里希-拉斯很少见到克洛普,但当回忆起自己75岁生日之时,克洛普的一个“惊喜”电话,让他激动至今。

“他祝贺我,祝贺我一切顺利。”乌尔里希-拉斯强忍着泪水说道,“这里是他的家,他从来没有忘记这一点。”

克洛普的美因茨之路

离开格拉特之后,克洛普前往市里的大学攻读体育科学学位,期间他还为几家业余球队效力,包括罗特韦斯-法兰克福球队。

1990年,23岁的克洛普在美因茨队长迈克尔-舒马赫的密切关注下,与球队签下了一份半职业合同。

“克洛普那时候是一个典型的学生,无论是外表,还是性格上。”如今62岁的迈克尔-舒马赫坐在美因茨新建的主场套间里笑着说道。美因茨这支球队,也正是在克洛普的带领下,完成了戏剧性的崛起。

“他总是穿着牛仔裤和T恤,非常随和,没有一点儿压力。”

在成为主教练之前,克洛普曾是美因茨的一名球员

对于克洛普而言,他总会抱怨自己拥有一双效力乙级联赛的腿,但拥有一个能够胜任顶级联赛的头脑。

迈克尔-舒马赫解释道:“当他刚来我们这里的时候,他是一名前锋,他的速度很快,头脑也很好使,但技术方面确实有些吃力。”

“这对于克洛普来说,真的太难了。当球场广播里响起克洛普的名字之时,球迷们总会发出嘘声。我记得一场比赛之后,我们坐在水疗池里,克洛普问我:‘我能做什么?教练总想让我出场。’克洛普知道自己不是一名出色的球员,但他仍会努力做到这一点。”

在沃尔夫冈-弗兰克的指导下,克洛普迅速转变成为一名防守球员,并最终在美因茨取得了成功。在长达10年的职业生涯中,克洛普一共出场325次。但克洛普真正变得伟大起来,还要从他出任美因茨主教练开始说起——突然间,克洛普找到了自己的长处。

克洛普曾以球员身份为美因茨效力多年

2001年2月,当美因茨主席施特鲁茨做出这个大胆决定之时,球队正面临着降级第三级别联赛的困境。

“当时的情况是,我们很快连续更换了三名主教练。”和蔼可亲的施特鲁茨说道,“我们有一场非常重要的比赛,如果没有人能够帮助我们,那么球员们必须要自己站出来。克洛普充满了激情,他是一个有着特殊个性的普通人。你可以在所有比赛中发现这一点,他就是一名领导者。你可以发现,球迷们对他的个性有着深刻的印象。”

“我们决定让他出任球队主教练,而这一决定让整个城市都激动不已。这是球队最伟大的时刻。”

这种影响是立竿见影的。克洛普执教美因茨的首场比赛,就帮助球队1-0击败了杜伊斯堡,并赢下了头七场比赛中的六场,从而摆脱降级区。而接下来,美因茨则迎来了更好的时刻。

在接下来两个赛季里,球队一直都在为了晋级而努力,只不过他们都在赛季最后一刻以失败告终。虽然有些人会因为这样的情况而感到崩溃,但克洛普一直在激励球队,并给施特鲁茨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。

当15000名球迷聚集在美因茨广场之时,克洛普完成了一段发自内心的演讲。

“每个人都热泪盈眶。但当克洛普走到台上,告诉他们,我们会更加强大,并再次努力之时,似乎所有人都看到了这样的力量,这真是令人印象深刻。他总能够找到合适的字眼。”

在接下来的那个赛季里,当美因茨第一次成功晋级德甲之时,人们此时的泪水已然是喜悦的泪水。

在克洛普的带领下,美因茨杀入德甲联赛

施特鲁茨说道:“我可以保证我们度过了一个美好的夜晚。克洛普总是告诉我们,他永远不会忘记我在他心目中的形象。早上三点站在酒吧,看起来很开心。微笑,大笑,然后喝着酒。”

美因茨在德甲度过了三个令人兴奋的赛季,而这也给了克洛普足够的时间,将自己的战术敏锐性、感染力展现给所有人。

多特蒙德首席执行官汉斯-约阿希姆-瓦茨克表示:“当你不得不与美因茨比赛之时,一方面球员表现得不是很好,另一方面确实很难击败美因茨,因为他们士气高昂。”

2006年世界杯期间,克洛普还以足球评论专家的身份,给公众留下了深刻印象。

“对于德国人而言,这是一件新鲜事,克洛普居然有如此之强的分析能力,而且还能够将足球分析变得如此具有娱乐性,这真是太奇妙了。”

克洛普在离开美因茨之时,在美因茨广场和球迷们告别,并流下了很多眼泪。2008年,克洛普成为多特蒙德主教练,并很快就于多特蒙德球迷建立起了紧密的联系。

克洛普不断推广着自己的“重金属”足球,并将多特蒙德的比赛变成了欧洲足坛最激动人心的比赛。在克洛普的带领下,多特蒙德在2011年夺得了德甲冠军,而在接下来的那个赛季,他们不仅夺得了德甲冠军,而且还拿下了德国杯的冠军。

汉斯-约阿希姆-瓦茨克说道:“克洛普给了球队一种新的精神。他展现出了另外一种风格的足球,但又和我们此前的一样:有侵略性,有力量,有同情心。球迷和球员从一开始就喜欢他。整个城市,整个地区都‘沦陷’了。”

在多特蒙德,克洛普充分展现了自己“重金属足球”的魅力

2011年多特蒙德夺冠游行之时,克洛普的超级明星地位达到了最高潮。当时扬声器里响起了《克洛普之歌》,随后克洛普从一团烟雾中走出来,戴着飞行员墨镜跳上舞台,将球踢入人群,并向每一个崇拜他的球迷挥手致意。

克洛普的密友、《克洛普之歌》的制作人乌利-格拉夫说道:“他是德国最有名气的人之一。但他并不想成为明星,他来自于群众——可是那个来自于黑森林的男孩,成为了英雄。”

同时,乌利-格拉夫表示,和克洛普一起度假是“你能得到的最大乐趣”。他说:“他会和你开玩笑,我们会讨论政治、体育。克洛普是一个非常聪明的人,你不必担心自己会说错话。”

克洛普是一名伟大的足球教练,一个似模似样的舞者,一个理想的度假伴侣,但克洛普的才华也不仅限于此。

如果多特蒙德赞助商在续约问题上犹豫不决,他们会接到克洛普的私人电话。曾在多特蒙德担任七年营销总监,现在已经成为球队总经理的卡斯滕-克莱默说道:“克洛普有着一个营销人的梦想。克洛普这样的人,就是多特蒙德这样德甲豪门的完美选择。他能够给这支球队带来一个独特的面孔。”

“克洛普是一个武器,是一名完美的多面手,他以一种令人敬畏的方式支持着我们。赞助商也非常感动,多特蒙德的主教练打电话给他们,然后他们延长了合约。”

在又一次含泪告别的五年之后,克洛普与卡斯滕-克莱默、汉斯-约阿希姆-瓦茨克仍然保持着亲密的朋友关系。在基辅和马德里的两场欧冠决赛中,他们两人也都前往现场观战。

卡斯滕-克莱默说道:“如果你和克洛普这样的人一起工作了七年,说你不想念他,那就是在撒谎。他是一名非凡的主教练。但看到他不仅为利物浦这支球队带去了希望和力量,也给这座城市带去了力量。我们感到非常骄傲。”

(Armour)

标签: 英超